吸血鬼,傳說它們不但不老不死,而且還擁有尖牙以及利齒,會在深夜出沒襲擊人類,殘忍的吸乾受害者的鮮血。不過吸血鬼已經是在遙遠過去的名稱了。在現在這個時代,它們被稱為夜行者」,意即「在夜晚活動之物」

 

  沒有人知道這些夜行者是怎麼來的,有傳說他們是被眾神所遺棄的造物,是上帝在創造人類時失敗的創造物,也有傳說夜行者是被惡魔所附身的死屍,但是真正的由來已經不可考究了。就像它們被給予的新名字一樣,夜行者會在夜晚出沒襲擊人類或者是家畜,使人類對它們感到困擾以及恐懼不已,而在那遙遠的過去,決定消滅夜行者的人類曾經對夜行者舉起戰旗,雙方展開了一場大戰。在那場戰鬥中雙方都付出了極大的代價,雖然雙方曾一度勢均力敵,但是夜行者卻憑藉著比人類高超許多的身體素質以及不老不死的能力使力量的天秤漸漸的倒向了夜行者一邊,它們勢如破竹的消滅了大量的人類軍隊並將軍隊所守護的村莊化為了一處處的廢墟,在夜行者就要獲得戰爭的勝利並將殘存的人類屠殺殆盡的時候,夜行者中突然出現了叛徒

 

  它將近乎全能的夜行者唯一所恐懼的東西告知了人類,那就是由銀所制成的武器,於是人類開始使用銀來製造武器並漸漸的奪回了戰爭的主導權,最終這場戰爭以人類方的勝利告終,從戰爭中倖存下來的夜行者們躲藏到了一個人類找不到的地方以求安定,但是其中仍然有一些夜行者不甘於現狀,常常在夜裡出來襲擊人類,於是人類便成立了一個專門對付夜行者的組織,那就是「夜獵者」,夜獵者顧名思義就是專門獵殺夜行者的菁英分子,這個組織的成員全都深深厭惡著夜行者,也因此他們的教條就只有一條:不管對方是誰,夜行者,殺無赦。而此舉也理所當然的引來了夜行者的反彈,於是人類和夜行者的戰鬥就這麼一直持續到了現在──

 

  夜晚,是在白天生氣蓬勃的活動著的萬物能夠稍加歇息的時間。但同時也是那些依然渴求著鮮血的夜行者蠢蠢欲動的時刻

 

  現在是夜狼市的晚間9點半。正是白天忙忙碌碌的大人以及精神的學習各種知識的學生正要踏上歸途的時刻,就連現在正踏著疲憊的腳步走出補習班門口的這名少女也不例外。夜晚的柔和月光跟路燈灑在她的臉上,襯托出了她那年輕的清純美貌,她在踏出補習班的門口後不久便和自己的兩位朋友揮揮手說了再見,並獨自往補習班後頭的昏暗小巷走去

 

  因為光線被四周的大樓遮住了的關係,小巷內的光線顯得十分昏暗,不過因為是幾乎每天都會通過的地方,少女早已習慣了這昏暗的光線。但明明是如此熟悉的地方,今天她卻感覺巷內充滿著某種的氣息,就像是隻身行走在叢林中被掠食者用雙眼盯住一般的感覺,這股異樣的感覺使少女不自覺的用左手拉緊了衣領,這是她在極度緊張時才會有的動作,而她所踏的腳步也在不知不覺間變得越來越快。就在她到達小巷的尾端,就要踏進那燈光璀璨的繁華大街時──

 

  「呦,小姐」

 

  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的少女在原地蹦了一下。她連忙抬頭環顧起四周,最後在小巷的一處陰暗處看見了一名身穿著斗篷的男人,他跟少女的視線對上後便站起了身來,對著她招了招手。不明就裡的少女再度望了望四周,確定沒有其它會被稱為小姐的人後就用手指了指自己,漆黑色的斗篷裡隨即發出一聲輕笑

 

  「我就是在叫妳,美麗的小姐」

 

  雖然因為披著斗篷所以看不見男人的面貌,但是他的全身卻散發出了危險的味道,這使得少女本能的對他提起了警戒心,不過性格溫和的少女還是以盡量溫柔的聲音對男人問道

 

  「我並不認識你,你有什麼事嗎?」

 

  男人再度輕笑一聲後伸手摘下了斗篷的帽子緩緩的走到了少女面前,和那充滿磁性的成熟嗓音不同,男人擁有宛若青年般的俊美臉龐以及一頭金色的秀髮。而且他的個子相當的高,就算是在同學裡個子偏高的少女也只能達到他的肩膀處而已

 

  「沒什麼,只是有些事情想要請妳幫忙而已」

 

  男人語氣緩慢的一個字一個字說著,雖然男子的舉動跟言語令少女感到戰慄,但是比那更加令少女感到恐怖的卻是她發現自己的全身突然變得無法動彈,就像被催眠了一樣,隨著男子一步步的逼近了少女漸漸冒出冷汗的臉,她不經意的撇見了男子像鮮血一般深紅色的瞳孔,還有從嘴唇內露出的尖銳犬齒,察覺男子身分的少女瞬間被前所未有的恐怖所壟罩,只得從嘴裡發出微弱而顫抖的聲音

 

  「你……你是夜──!」

 

  少女的話還沒說完,黑斗篷的男子便露出殘忍的笑容撲到了她的身上,脖子處立刻傳來了些微的痛楚。雖然男子對她的催眠已經解除,少女恢復了自由之身,但是她全身的力氣和鮮血正在漸漸的流失,使她全身乏力。從少女的頸根溢出的鮮血伴隨著她大張著嘴巴所發出的無聲慘叫以及因驚恐而睜大著的雙眼中流下的淚水混合在一起,將原本潔白的制服染成一片紅色──

 

  夜,更深了──

 

 

 

  隨著下課鐘聲響起,奈特發出~~的聲音懶洋洋的從桌上爬了起來。這座城市雖然名為夜狼市,但是夏日午後的陽光卻一點都不涼,反而顯得格外的毒辣,這使得擁有某樣特殊體質的他感到渾身發懶,於是便成天趴在桌上打瞌睡,至於班導師則是早就已經懶得管他了。坐在他前方的友人聽到他終於起床了的聲音,忍不住在臉上露出嘲諷般的笑容轉身說道

 

  「呦,你終於起床了啊,奈特大少爺」

 

  「別用那種表情看我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不喜歡這種天氣了。會讓我渾身發懶」

 

  「這我當然知道,但是你再這樣下去月末的考試可以嗎?這樣的話你就會離你愛慕的艾莉兒越來越遠囉~~

 

  「少囉嗦,我會自己想辦法的啦,而且我又沒有愛慕她」

 

  從口中說出抱怨般的話,奈特轉了個方向又倒在了桌上。偷偷的用視線瞄了一下坐在他右前方不遠處的艾莉兒的背影。雖然艾莉兒的學習成績只是中等程度而已,不過她的外表卻是留著姬式長髮,臉蛋美麗加上皮膚白皙的超級美少女,再加上她的個性也很溫柔,所以班上有不少男同學都在偷偷的愛慕她。不過她卻拒絕了所有的追求者,所以學校裡甚至還有艾莉兒其實是蕾絲邊的傳言,不過不知道她本人知不知情就是了。這時對面的友人又繼續說道

 

  「對了,我跟米拉下午要去游泳池游泳,你來不來?」

 

  「別鬧了,克魯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會游泳」

 

  「喔,我忘記了。那麼你就不能看到米拉穿泳裝時的模樣了,好可憐喔~~

 

  「那種事情無所謂啦,我要回家了」

 

  「什麼叫無所謂啊?你這傢伙,你對我有什麼不滿嗎?」

 

  突然從背後傳來了有點不滿的聲音,奈特心裡暗叫不妙的轉過頭去,留著一頭清爽短髮的米拉正一臉不高興的噘著嘴,雙眼怒視著他。雖然他只好表情僵硬的抬起手對她打了個招呼

 

  「呦……妳好?」

 

  「好你個頭啊,你倒是說啊,你對我有不滿嗎?」

 

  米拉一邊繼續追問,一邊咄咄逼人的向奈特走了過來,將他逼回自己的座位後雙手啪的一下放在了兩邊的桌上將臉湊近了過來。單看外表的話米拉雖然沒有艾莉兒那種沉魚落雁的美貌,不過她也算是美人的範疇了,被她突然的湊近讓奈特有點緊張起來

 

  「不,我對妳沒有任何不滿,一絲絲都沒有,真的」

 

  他一邊將視線從她頗具規模的胸口移開,一邊小心翼翼的答道。兩人對峙了數秒後她才站起身抱著手「哼」了一聲,然後走回了自己的座位開始收拾東西。在一旁默默的看著這整個情況的克魯克則是很頭疼似的樣子搖了搖頭,接著從嘴裡發出像是在責備他一樣的嘆息

 

  「奈特……

 

  「什麼啦?」

 

  奈特一頭霧水的搔了搔頭說道

 

 

  在學校附近的公車站搭乘公車來到郊區的大型公園,再沿著公園的步道獨自步行約半個小時後就可以在一處岔路的左邊道路最尾端的看見一個掛著禁止進入牌子的圍籬,奈特再三確定四周並沒有人後就向著圍籬走了進去,本來按照常理他應該會一頭撞上牌子的,但是就在他的額頭正要和牌子接觸時他卻毫無阻礙的通過了圍籬,其實這個圍籬並不是真實的存在,而是某種人為的屏障。用處是隔絕外界的來客,只有經過奈特或是家裡的管家邀請的人才能夠通過,沒有經過邀請的人則會被阻擋在外。就算硬是將圍籬破壞的話也只會鑽進圍籬後面那容易讓人迷路的森林內,最後回到原地

 

  通過圍籬後就可以看見一座聳立在大草地上的小型古堡,這裡就是奈特的家。雖然說是家,不過這裡其實只有他跟一個服侍他已久的老管家居住而已,在奈特登上古堡前那長長的階梯後,古堡的門便自動的打開來。此刻身穿西裝的老管家已經在那兒等候了,看見奈特進來後他立刻伸手接過奈特手上的書包,恭恭敬敬的問道

 

  「少爺,您要準備用餐了嗎?」

 

  「晚一點吧,今天我心情不是很好。還有海姆,我不是說不用叫我少爺嗎?那樣子感覺太拘謹了,而且我的年紀比你大吧?」

 

  聽到奈特這麼說,海姆一副認真的樣子摸了摸自己的山羊鬍後說道

 

  「嗯……是這樣沒錯,那以後我就叫您老爺囉?」

 

  「那不是重點啦,我先回房囉」

 

  他嘆了口氣後就將身上的背心也交給了海姆,然後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以要倒下去的模樣躺在床上然後打了個響指,原本茶黑色的頭髮立刻變成一頭像雪一樣潔白的白髮,眼睛的瞳孔也變成了紅色,從他微張的嘴裡可以窺視到小小的利齒

 

  這就是他剛才要拒絕克魯克的邀約的根本原因:奈特的真實身份是一個已經活了200年年齡的夜行者,雖然他並不是不會游泳,但是如果真的跑去游泳的話有可能會將他身上擦的防曬乳洗掉,雖然夜行者並不畏懼陽光,但是過於強烈的陽光還是有可能會造成灼傷,這有可能會使他身為夜行者的身分曝光。所以他才會一直拒絕各式各樣的邀約,也不跟人有太過深入的交流,避免帶給他人傷害。更是因為夜行者的外表並不會長大,為了避免引來名為夜獵者的獵人的注意,每過一段時間就必須搬到新的地方以新的身分展開生活才行

 

  跟友人或是愛人離別之時總是痛苦的,雖然剛開始他並不在意這點,但是在經過無數次的離別跟懈逅之後對此他漸漸的感到厭煩以及疲倦,他也曾經痛恨自己的永生,並為此嘗試過各式各樣的自殺方式,但是每次都只會在隔天的早上從自己睡的棺材裡醒來,然後繼續迎接自己無窮無盡的餘生。所以他不再與他人有過於深入的交流,也從不談戀愛。就算談了戀愛也只能一天天的看著不會老去的自己跟漸漸老去的戀人,擁有永生的夜行者與壽命只有幾十年的人類,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夜行者是沒有資格獲得幸福的,他是這麼認為的

 

  但是他並不是一開始就是夜行者的,在很久以前他也曾經是個普通的人類少年,過著與友人每天談天說笑,還有與自己的女友談戀愛的普通生活。但是在某一天的早上醒來,一切都變了。他的家人全都遭到了夜行者殺害,血被吸得一乾二淨,而自己則不知為何沒有遭到殺害,於是他起身來到房間的落地鏡前。卻驚恐的發現自己的倒影並沒有出現在鏡子中,也就是說──他成為了夜行者,然後他漫長的惡夢就此開始──

 

 

  在床上發呆了大約半個小時後,他起身打了個電話,話筒的那一端傳來了海姆的聲音

 

  「少爺,請問有什麼事嗎?」

 

  海姆是70年前他在一個夜晚的街道撿到的流浪兒,出於惻隱之心他將它剪了回來並扶養成人,這也許是這無人的空城裡他唯一的心靈慰藉吧。在海姆滿18歲成人的那一天他告訴了海姆自己其實是一位夜行者的事實,不過海姆卻說他的這條命是他撿回來的,所以他不會嫌棄他夜行者的身分,而海姆也因此成為了唯一知道他夜行者身分的人類,然後就成為了他的管家直到現在。只是不管說了多少次他都無法改掉稱他為少爺的習慣,不過就算了吧

 

  「幫我準備晚餐吧,今天我要羊血」

 

  「了解,少爺」

 

  雖然身為夜行者,但是奈特並不願吸食人血,這是他出自自己身為夜行者的抗議,還有那個殺害他家人並將他化為夜行者的傢伙的憎恨,200年來他一直試圖尋找那個他所憎惡的夜行者,卻遲遲未果。甚至還因為不吸食夜行者最喜愛的人血而招來了其他同族的排擠,不過他還是一直堅持著這點,因為他知道一但他吸了人血,那股滋味將會令他難以忘懷。變得像身受毒品所害的毒犯一樣渴求人類的鮮血,到那時他的心靈也將徹底的化為夜行者,萬劫不復──

 

  「其他的血還不是一樣嗎……

 

  想到這裡他從嘴裡發出嘆息,然後起身前往了餐廳。這時古堡的門鈴突然響了起來,聽見門鈴的他披上了漆黑色的大衣並搖身一變變成了一隻蝙蝠,來到了大門前,恢復成人型從大門的把手處往外看。門外站著的是一位身材高大的俊美青年,金黃色的頭髮在午後的風中被吹得四處舞動

 

  「這麼晚了你來做什麼?路西法?」

 

  「唉呦,不要這麼兇嘛,只是我在家裡的地下室找到了一瓶美酒所以特別帶來想邀你跟海姆一同共飲而已」

 

  名為路西法的青年露出微笑揚了揚手中的酒瓶,那是一種殘忍而狡猾的微笑。代表了他絕非善類。路西法也是夜行者,而且他和奈特不一樣,他是以人血為食物的傢伙,就連現在他的身上也傳出了淡淡的血腥味,只是奈特無法分辨那是什麼東西的血,打從心底對他感到反感的奈特一副沒好氣的對路西法說道

 

  「我們的關係應該沒有好到可以一起喝酒吧,而且你是怎麼通過我的屏障的?」

 

  「這種小事就不要太在意了啦,快幫我開門啦」

 

  雖然還是對路西法真正的來意感到深深的懷疑,但是真的掐起來的話論實力奈特是不會輸給他的,於是他在經過考慮後就打開了門並邀請路西法一同入座

 

  「唉呀,沒想到你居然會邀請我一同入座,真是倍感榮幸」

 

  路西法的臉上再度露出了微笑並用手逗弄著頭髮坐上了位置,以指甲劃開瓶口將酒倒入了海姆所遞上的高腳杯內,並將其他兩個杯子分別推到了他與海姆的面前。他沒有立刻喝下紅酒而是瞪了一下路西法,因為他終於分辨出了路西法身上的味道,這股味道並不是屬於動物的血,而是人類的。這表示他在最近曾經吸過人類的血,他忍不住皺了皺眉頭,這股來自人類血液的氣味正在驅使他身為夜行者的本能,他硬是壓下這股衝動以及心裡的怒氣對路西法問道

 

  「少耍嘴皮子,你這傢伙又吸了人血吧?」

 

  「啊啊」

 

  路西法露出殘忍的微笑,以一副陶醉在那段回憶裡的樣子回答

 

  「那可真是一位相當上等的獵物呢。不僅外表年輕美麗,而且血也非常的香甜。如果你也可以嘗試看看就好了,人類的血液」

 

  「不需要!」

 

  確認了路西法又殺害了人類──而且還是名年輕少女的他充滿憤怒的大喝一聲,用手將面前的東西掃到了一旁的地板上,陶瓷製的餐具跟玻璃杯砸在地面上變得粉碎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殺害人類!」

 

  路西法臉上的笑容消失了,轉而從全身散發出殺氣,這股殺氣之劇烈甚至連奈特都忍不住而退後了一步,他從眼中放出紅光對奈特問道

 

  「你問我為什麼殺害人類?不如我反問你吧,自古以來夜行者跟人類勢不兩立,我們夜行者只是以他們的血液為生,人類卻成立了夜獵者來獵殺夜行者。對於那種傢伙,你為什麼要站在人類那邊?你這個叛徒!」

 

  為了克制路西法的殺氣,他也釋放了自己夜行者的力量與之抗衡。兩股力量在房間內交鋒形成了一股小小的氣旋風暴,將房內的東西吹的到處亂飛,海姆只得退出房間以免遭受池魚之殃

 

  「不,我不是站在人類那邊!我只是──」

 

  「只是怎麼樣?!只是想跟那群人類玩朋友遊戲嗎?!你不要忘記了你是個夜行者!你那兩個朋友,是叫克魯克跟米拉吧?雖然你們現在的交情還不錯,但是當他們知道你的真實身分是他們人類最憎惡的夜行者,你覺得他們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呢!」

 

  奈特沒有回答,因為他對路西法的話無言以對,雖然現在他們跟他的感情還算不錯,但是當他們知道奈特是一個夜行者時他們臉上的表情將會轉為憎恨跟厭惡,想到這裡他的心頭就微微的痛了起來,雖然他早已不再與任何人有過於深入的交流,不結交朋友也不談戀愛,但是他很喜歡克魯克跟米拉這兩個人,因為待在他們身邊他才覺得自己能夠找回他那一點點身為人類的感覺,這時候路西法突然將手一甩,一張紙片隨著風被吹到了奈特的面前,上面赫然是現在應該在游泳的克魯克跟米拉被拘束在椅子上的模樣,在他們的手上還接有一根細細的管子,紅色的液體正透過管內漸漸滴落到後方的水桶內,不用聞到味道他也能想像的到那紅色的液體是什麼。看見那副景象的他立刻被劇烈的憤怒所充斥,以已經數十年沒有用過的巨大的音量對路西法怒吼

 

  「你這傢伙!你對他們兩個做了什麼!」

 

  對面發出了殘忍的冷笑

 

  「為了懲罰你這個夜行者的叛徒,我將他們兩個綁到了某個地方並慢慢的抽取他們的血液,人類如果失去大量的血液你知道會怎麼樣的吧」

 

  「這都是我的錯……都是我……

 

  聽到這個消息的奈特雙腳無力的跪倒在了地上,悲痛不已的喃喃自語。路西法走到了正因悲痛跟憤怒而扭曲著表情的他的面前,用手指托起他的下巴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的回答

 

  「沒錯,這都是你的錯,你能不能在他們失血過多而死前找到他們。或是將眼睜睜的看著無辜的他們因你而死呢?那就要看你囉」

 

  說完,他的全身化為了無數的蝙蝠從剛剛被風暴打破的窗戶內飛了出去消失了蹤影,感覺房內沒有了動靜的海姆小心翼翼的打開門走了進來,來到了跪在地上的奈特面前

 

  「少爺,請問發生了什麼事嗎?」

 

  奈特沉默著沒有回答,察覺了他的異狀的海姆也沒有繼續追問,而是靜靜的站在了一旁,良久之後奈特才慢慢的說道

 

  「海姆,我要出趟遠門,我不在家裡的這段期間家中就麻煩你了」

 

  「敢問少爺這是要到何處去呢?」

 

  他淡淡的看了一眼海姆,當年年幼的人類小男孩在經過70年的歲月後已經變成了白髮斑斑的老頭子。這又不禁讓他感嘆起身為夜行者的自己。反正這件事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於是他將路西法綁走了克魯克跟米拉的事情告訴了海姆

 

  「少爺,您是要去援救您的那兩位友人嗎?」

 

  「友人嗎?」

 

  奈特閉上雙眼,像是在細細品嘗般複誦了一遍海姆的話,腦海裡浮現了他們兩人的笑顏跟三人一起談天說笑的場景,不過他馬上就否認了

 

  「都是因為我的錯才讓他們遭到這樣的危險的,我沒有資格跟他們成為朋友,而且──」

 

  「而且?」

 

  「沒什麼……」  

 

  他語氣平淡的回答了海姆,然後露出了有點寂寞的微笑,他是夜行者,而夜行者是沒有資格獲得幸福的

 

  「我走了」

 

  海姆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對他敬了個禮,他也點了點頭回應後披上黑色大衣的帽子,變成蝙蝠從窗戶飛了出去。看著他離去的海姆以像是自言自語般的語氣說道

 

  「少爺一路上請小心」

 

  他離開了古堡飛過夜狼市的郊區來到了市中心,以依依不捨的眼神看了一下他就讀的學校後便再度往火車站飛去,路西法的住處並不在夜狼市內,也不在這人類世界的某一處,而是在夜行者的夜之國度,他知道前往那個地方的方式

 

  變回了人類姿態的他來到了火車站的男廁最裡面那間已經廢棄了很久的隔間前,將標示著向內推的男廁門把朝上轉動了90度後往外拉,本來這扇門的設計應該是無法向外拉的,但是此刻門卻毫無阻礙的打開了,門後是散發著血一般的紅光的異界之門,這裡便是通往夜之國度的入口

 

  他毫不猶豫的通過了異界之門,門在他通過之後就立刻恢復了原狀,但是急於拯救克魯克跟米拉的他並沒有發現自己被跟蹤了,那是一位身穿著緊身皮衣,身後背著一把長劍的美貌少女,她面無表情的盯著奈特進入了門之後也毫不避諱的跟著走了進去,姬式長髮綁成的馬尾在夜風中微微晃動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r.JK 的頭像
Mr.JK

Mr.JKの手作坊

Mr.J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